少年们都在步步为营

    跟自己闺蜜暗恋多年的少年告白?拜托,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质量未必好!可是爱情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就像故事里的方沉沉说的那样——“我不打算道歉,喜欢这种事情我控制不了。”

    我喜欢谢远成了一件人尽皆知的事。

    所以我的同桌兼闺蜜叶宁宁才在这么个有着温热阳光的清晨气急败坏地把我的作业本子摔在我面前,薄薄的本子竟在课桌上摔出了极大的声响,叶宁宁此刻有多生气可想而知了。

    教室里的人还不多,这个时候眼睛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叶宁宁站在我面前,隔着一张课桌,硬生生把刻板臃肿的校服穿出了一身清丽脱俗的味道。

    我还是若无其事地朝她笑,“课代表大人,下回发作业本子可以温柔点吗?”叶宁宁眼睛里隐隐带着泪光,气到声音都颤抖了:“方沉沉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这句话说到最后都带了哭音。

    所以我一直夸叶宁宁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姑娘,自己一天恨不得有25个小时黏在一起的闺蜜竟然昨天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和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生表白了,要是换了我早一巴掌甩过去然后附赠一句“绝交”了,可叶宁宁这傻姑娘,只懂得颤抖着声音问我一句“方沉沉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知道叶宁宁喜欢了谢远三年,比认识我的时间还长久。其实闺蜜也就这么回事儿,一起回家一起玩儿一起分享彼此的秘密,所以在叶宁宁那里我每天都能获取到关于谢远最新鲜的信息,比如说,今天篮球队训练谢远连续射进了三个三分球,谢远今儿穿了乔丹的篮球鞋之类。

    后来叶宁宁知道我有个小学同学和谢远同班后,便经常在课间扯着我到十六班去,美名其曰让我和小学同学联络感情。

    那个倒霉催的小学同学是辛响,他曾一度窃窃自喜,误以为叶宁宁看上他了。

    眼看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我赶紧把叶宁宁拉回座位上,她拍掉了我给她递的纸巾,一言不发地在课桌中间堆起了高高的一叠书。

    我只能隔着那面书墙低声对她说:“下课我再和你说好吗?”

    叶宁宁整整一个上午没和我说话,上课的时候我想和她吐槽英语老师今天穿的裙子,但一转脸就迎上了叠得整整齐齐的书。

    辛响给我发短信:方沉沉,干得真好,我叫你追谢远,你不但追了,还追得这么轰轰烈烈。

    我无语望苍天,顺便翻了个白眼。

    其实关于表白那件事,我也没想到会闹到这样一个人尽皆知的地步。

    昨天下午为了配合学校校庆月运动会的宣传,广播站做了期篮球队的访谈,我是主持。

    做完节目后他们本来都走了的,但后来谢远又折了回来,他是回来拿篮球的。就在他弯腰去抱桌底下的那个篮球时,我突然在他身后说:“谢远,我挺喜欢你的,你有女朋友了吗?没有的话考虑一下我吧。”

    谢远忘记把篮球拿走,我也忘记了关掉话筒,在这些不约而同的巧合下,在那个有着咸鸭蛋黄色夕阳的秋日傍晚,整个校园的人都透过空气中的电波听到了我那句大胆的表白。

    谢远抱球的动作顿了一顿,他直起身来转身对着我,尽管一张脸在尽力保持平静但我还是看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措手不及,不过话还是一贯的少,“没有,因为目前没恋爱的打算。”

    那天傍晚留校的人民三生有幸,见证了我方沉沉史上最怂的时刻——当着全校人民告白也算了,可偏偏还被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下课,但叶宁宁一直在自顾自地埋头写作业,直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在教室外等我们的辛响也按捺不住了,提着书包走了进来,“宁宁,方沉沉,你俩干吗?收拾东西回家了。”

    看到这货明明什么都清楚还摆出了一张毫不知情的脸粉饰太平,我心里顿时觉得憋屈万分,于是把手往门外一指,“快滚,我俩有话说。”

    “做过的事还怕别人知道吗,方沉沉?”叶宁宁终于抬起头来拿正眼看我,我这时候才发现她连眼皮都是肿的了,一双眼睛通红通红。

    我下意识看了眼辛响,狠了狠心,语速极慢地开口了:“叶宁宁,我不打算道歉,喜欢这种事情我控制不了。”

    我说过叶宁宁是极善良的姑娘,但这个善良的姑娘终于也被我逼到忍无可忍了,她打了我一巴掌,眼里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那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并不是很痛,这个姑娘,始终善良得下不了重手,但我的心脏却像被人握在了手中,突然用力捏了下去一般。

    “方沉沉,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傻到看不出你的心思,傻了吧唧地和你分享自己喜欢一个人的那种微妙心情。”

    叶宁宁说到最后便擦着眼泪跑了出去。辛响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也追了上去。

    我突然觉得疼,不止是心脏疼,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那样疼,对着已经看不见人影的走廊,我竭斯底里地喊了一声,辛响你混蛋。

    我开始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我想凭什么叶宁宁能哭能满脸委屈能让辛响心痛,我自己更委屈为什么还不能说出来只能躲着偷偷哭泣。

    这都怪辛响那个混蛋!

    要不是辛响一脸可怜巴巴求了我好几次让我去追谢远,说什么如果叶宁宁不对谢远死心的话他这一辈子都没机会在叶宁宁心里占一席之位,还说什么叶宁宁是这么善良的女孩,如果知道自己的闺蜜和谢远在一起了,肯定退出成全的。

    辛响这个混蛋,为了自己能趁虚而入,竟然叫我做这么卑鄙的事,他仰仗着的不过是我有那么点喜欢他而已。

    最后我哭累了,直起身来也打算收拾东西回家时,一抬眼却看见谢远一只手抓着篮球倚在门前看我,见我也看到了他才问我:“方沉沉,为什么哭?”

    我睁着两只肿成桃子样的眼睛大言不惭回答:“哭你拒绝我。”

    我看见他皱了皱鼻子似乎在回想什么,没想到脸部表情一直少得可怜的谢远竟然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动作,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想了很久,最后一字一句说得很慢,似乎在思考着措辞:“我只回答了你第一个问题,后面那句是第一个回答的补充。”

    “现在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我考虑过了,好。”

    下午上政治课的时候,辛响给我发信息,满满的质问语气:方沉沉,中午没回家去哪里了?

    我撇了撇嘴,坚决不回复,中午抛下我的人有什么资格问我?

    辛响不仅仅是我小学同学,我还和他做了十一年邻居,不能说是好到穿同一条裤衩的地步,可也是一起在泥巴里滚着长大的交情,何况我才刚因为他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但在他眼里,只要有叶宁宁出现,压根没我一点儿容身之处。

    我给谢远发信息,接二连三地发冷笑话。后来想了想,干脆把这冷笑话群发了,也包括叶宁宁,当然,我还特意把辛响从我手机里的通信录删除了。

    一时间手机在我手里翻江倒海地震动,绝大多数人回复:方沉沉,就算是失恋也不用笑点这么低啊,蘑菇掉开水里变成蘑菇汤这种几百年前的东西还翻出来。

    谢远的短信在大堆蜂涌而至的信息里悄悄挤了进来:火柴棒磕破了脑袋变成了棉花棒。

    我“扑哧”一声笑了,一抬头就对上了政治老师阴沉的脸。

    电视里开始铺天盖地地放着肯德基新一季的广告——这个冬天,谁陪你一起二?

    谢远每天下午训练完后就会来广播站找我一起回家,我时常想起叶宁宁以前下课后就在体育室里看谢远打球,然后等着我做完节目一起回家的日子。

    那时候还是夏天,傍晚六点还是有炙热的阳光,不像现在,哪怕谢远把我的手装进了他的口袋里,我的手掌还是一片捂不热的冰凉。

    公车站下叶宁宁裹着一条颜色极为明艳的围脖正等在那里,一双眼睛在黄色的毛线烘托下极为明亮,只是那双眼睛却看也不看我。

    她挡在了谢远面前,仰脸看他,“谢远,我喜欢了你三年。”

    谢远转头看了我一眼,把我的手抓得更紧了,“谢谢,三年时间足够长久,所以应该结束了。”

    叶宁宁咬着下唇,眼里水汽开始凝聚。我一贯是看不得叶宁宁这般委屈的神情的,翻了包纸巾递给她,“叶宁宁,你应该回头看看辛响,他一直,那么喜欢你。”

    叶宁宁打翻了我手里的纸巾,反唇相讥,“他喜欢我我就得回应吗?方沉沉你真好笑,喜欢辛响你就去说啊,何必委屈自己到这般地步?”

    谢远握着我的手越握越紧,叶宁宁走后却是一把甩开了,我看见他眼里毫不掩饰的委屈和难过,“沉沉,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半晌才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句:“抱歉,谢远,我们分手吧。”

    这个周末我把自己扎在被窝里睡了两天,周一早上起床时我对着镜子里那个头发凌乱的自己竖了个大拇指,“哟,方沉沉,睡醒了又是一条好汉。”

    咬着牛奶吸管出门后竟看见了辛响,我朝他摇了摇手里牛奶当打了招呼,他一脸受宠若惊,“方沉沉你竟然搭理我了。”

    我一拧头就下楼去了,“和一条狗打招呼而已。”

    辛响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我开始怀疑以前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怎么会喜欢他?

    他追了上来,说:“方沉沉,我突然发现你也挺好的,不如你甩了谢远我们一起吧?这也不枉你我多年青梅竹马的情分了。”

    我回头皮笑肉不笑看他:“怎么了?这是不喜欢叶宁宁了呢还是要成全叶宁宁?”

    看他一脸僵硬的神色,我倒是十分想念谢远那张冰山脸了。

    后来我请叶宁宁去了一趟肯德基,我们两个人凶残地干掉了一个全家桶后终于和好如初了。

    一向斯斯文文的叶宁宁打着饱嗝举着鸡腿豪气地挥手,“什么谢远,都是浮云,唯有肯爷爷才是真爱。”她说着便低头去咬可乐吸管,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我知道她是在掩饰自己喉咙里无法抑制的哽咽,因为我也是一样的动作,在低头的瞬间,眼泪大滴地砸落在桌面上。

    我和叶宁宁用了一个全家桶挽回了彼此的感情,同时,叶宁宁告别了她对谢远三年的爱慕,我则把心里才萌生的那一点喜欢无声扼杀掉。

    从来都是因为不爱我们才敢肆无忌惮。

    上课、做广播、和叶宁宁一起回家,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只是我知道有些什么已经在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我问辛响:“趁虚而入的好时机来了,不赶紧在末日之前告个白?”

    辛响摆出了一张高深莫测的脸:“感情事强求不来,我等还是顺其自然吧。”

    我心里嫌弃了他一把,“死鸭子嘴硬,你就等着吧,改天叶宁宁喜欢了第二个谢远,你别找我哭。”

    校运会终于在千呼万唤中赶在世界末日前开幕了,因为不用上晚自习所以我花了大把时间窝在YY频道里听节目。

    那天我在听一档连线节目,主题是“暗恋”,听到最后一段的时候我哭了。

    我清晰地记得那个男生低沉的声音,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句话是:“我一直不知道我喜欢她,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那么恶俗的故事,早起到学校参加篮球训练的男生,每天都能在公车上看到同校的一个女生,一上车就靠着车窗睡觉,有好几次到站了还在睡,每次都是他下车的时候装作不小心踢到了那一排椅子才把她惊醒。后来日子长了才知道她是广播站的,每天早上及傍晚陪着他们训练的那把清亮的女声就是属于她的。

    男生说:“后来在广播室里她问我如果没有女朋友的话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她,当时下意识就拒绝了,只是后来回家后,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反反复复地回荡着她那一句话,心里那种甜蜜又酸涩的滋味突然让我明白了,原来我喜欢她。”

    主持人沉默了半晌后问:“那么,这个故事有没有后来。”

    “有后来,只是后来,我们又分开了。”

    12月20号晚上,很多人开始在微博上表白,我收到了无数个@,就连平日最不喜欢玩闹的班长也发了条微博:暗恋哥的赶紧来表白吧,过了明天就没有机会了。

    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一回复后也发了条微博:叶宁宁,我爱你,明天请我吃肯德基。

    然后我开始做英语听力,半个小时后却心烦意乱地把耳机一摔,这些天我常常想起YY里那个男生说的话,我现在依然每天早起到学校做节目,只是公车上再也没看见过谢远。

    我重新打开了微博页面,犹豫了许久一行字终于出现在输入框里,在按发送之前却又删掉了,这样反复了几次后,我终于闭着眼睛把它发送出去了:假如明天我们还活着,你能看到的话,我就告诉你,我喜欢你,谢远。

    我微微翘起嘴角自嘲地笑了,傻瓜方沉沉,他怎么会看到,这是一条私密微博。

    玛雅人的第五个预言不过是人们饭后谈资,真到了这一天生活还是在顺着原定的轨迹继续前行,街上依旧热闹喧嚣,过往路人还是行色匆匆。

    唯一不同的应该是这天我在公车上看到了谢远,他笔挺地坐在前排,我在后面只能盯着他的后脑勺看。

    我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一路,直到公车快到站了我才闭着眼睛装睡,他下车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闻到了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

    我的眼睛紧紧闭着却有了想流泪的冲动,我身下坐着的椅子依旧平稳非常,那个因为担心我睡过站而装作不小心撞到椅子的少年终于离我越来越远,不需日后时光把我们疏远,他就已经把我划分在楚河汉界的对面。

    下午下课的时候我已经把低落的心情收拾好了,兴奋地招呼辛响和叶宁宁到肯德基共进“最后的晚餐”。

    辛响拉着我的手臂,“沉沉,你先过去,我有话和叶宁宁说。”我看着他那张一贯嘻嘻哈哈的面容难得这样一本正经,心里就明白了,抿着嘴唇朝他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好,我先过去等你们,”我看着自己的脚尖,随即轻声说了句,“加油啊,辛响。”

    谢远和叶宁宁说得很对,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三年的确足够长久了,既然明知道没结果那就该让一切结束,你总会喜欢上下一个人。就像我喜欢了辛响那么多年一样,最后,也总是有人能够取代他。

    肯德基里我没盼来了辛响和叶宁宁,倒是先看见了谢远,他迈着极大的步子朝我走过来,坐了下来和我隔台相望。

    我只觉得眼睛泛酸,最后还是先泄了底气出声:“看我干吗?”

    他朝我挑了挑眉毛,说:“看你怎么没心没肺,看你怎么口是心非。”

    “我有多喜欢你我不相信你没听到,既然知道我的感情,还打算视若无睹,这和把我的真心放脚下践踏没什么两样,这是没心没肺。明明喜欢着我,却要装作不喜欢的样子,欺骗我同时试图欺骗自己,这是口是心非。”

    最后他说:“方沉沉,你要知道,世间最难得的事是,恰好在这个时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着你。”

    在我和谢远之间,我一直扮演着那个懦弱的欺骗者的角色,在不喜欢他的时候说喜欢,在喜欢他的时候装作不喜欢,甚至在他试图挽回这段感情的时候龟缩在自己的壳里躲避。

    所以在谢远说怨怼过我的时候我半点意外也没有,但是他把手掌按在我的肩膀上,唇角含笑低头看我,“在看到你那条微博的时候,我只觉得异常的心满意足。”

    大概是我脸上呆滞的表情娱乐了他,他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伸手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傻沉沉,辛响和叶宁宁联合起来把你卖给我了,不然我怎么会清楚你喜欢的YY频道、你的微博密码。”说完他半眯着眼想了会,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以后我会比他们更清楚。”

    我想我眼里含着一泡眼泪又哭又笑的样子肯定很丑,但我终于可以理所当然地抱着谢远的腰把那张丑脸埋在他怀里,那么急切却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谢远谢远谢远谢远……”

    他一声声地回应着我,极有耐心地等着我的下文,我只是一声声地叫着他的名字,那一句“我喜欢你”充斥在我的心里、我的脑海里,他们叫嚣着要从我的喉咙里冲出来,但我嘴巴张着,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从来都是因为不爱我们才敢肆无忌惮,一旦爱了,世间所有谨慎的词语都可以往自己身上套,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诸如此类——但本来爱情就是因为有人把你视若珍宝费尽心机才会这样动人。 [小说绘]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n0elle's Blog,原文地址《少年们都在步步为营
    标签:
    喜欢 | 0
    分享:

还没有人抢沙发呢~